|| 蜂窩 ||

關於部落格
  • 606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43新刊試閱- 「三生」(琅琊榜/靖蘇)

* 第一章 金陵城的冬天很難熬,相較於北方那種乾爽透徹的冷,南方的冷是濕潤纏綿的,貼身的裡衣怎麼也暖不熱。 蘇無從青蓬雙轅馬車上下來時,下意識地攏了攏狐狸毛的袖筒,像個老大爺一樣揣著手,慢悠悠地抬頭望了望天,看著天上黑壓壓的雲層,回頭對跟在自己身後跳下馬車的高挑少年說:「快下雪了。」 「不喜歡下雪,冷。」蘇無身後的少年也跟著他看了看天,這樣說。 蘇無忍不住笑起來,其實少年的體質強健,夏不畏熱、冬不畏寒,而且他還喜歡堆雪人,喜歡在雪地裡打滾撒野,少年說自己不喜歡雪,只是在為蘇無擔心而已。 蘇無說自己的身體已經恢復大半,基本與常人無異了,但是少年總是保持著懷疑的態度。 他身後的人說是少年,其實身高已經與他差不多,而且身材明顯比他結實精悍許多,少年已經算是半大青年的模樣,只是表情冷漠,眼神純摯,與一般剛長大的、自以為成熟了的青年有一些些不同。 蘇無本身也頎長高瘦,他穿了件月白錦緞的長袍,外面披了件連帽的長斗篷,斗篷外表是厚實的寶石藍緞子,裡子卻是一水兒的柔軟保暖的純白狐狸毛,和他的袖筒是一色的。 蘇無站在馬車前,視線從天上的雲層轉向金陵城厚實高大的城門,他的表情平淡,眼神平靜。 暌違三年之久,他又回到了大梁的京城,恍惚只隔三天,卻又似已經隔絕了三生。 當世鴻儒周玄清府上的管家周福站在城門口,疑惑地看了蘇無一會兒,才試探地走上前來,拱手作了個揖,問:「敢問先生可是姓蘇?」 蘇無點了點頭。 周福立即又鄭重地鞠躬作揖,道:「蘇先生,在下周府管家周福,奉主人之命前來接您。」 蘇無再次點頭,道:「有勞周管家,請前方帶路吧。」 當今天子蕭景琰登基之後,親自禮聘周玄清為翰林院掌院學士,兼皇帝私人的侍讀學士,倍受敬重。 但是周玄清畢竟年事已高,與他同齡的學術大家許多都已過世了,他念及先帝在位時倍受打壓過的知己好友們,一時不免傷感,於是向新帝蕭景琰提及自己有位故交的弟子出類拔萃,希望能提拔他到自己身邊培養兼幫忙。 蕭景琰登基不久,新朝的人才班底還未完全成形,正是求才若渴的時候,周玄清推薦的人才,他自然一口應允。至於以後會不會重用,還是需要經過皇帝的親自考核。 蕭景琰是個很有人情味,但在正事上卻又格外講原則的皇帝,他並不會任人唯親。 這就是蘇無趕赴金陵的前因。 周福本來為蘇無準備了轎子,但是看蘇無又轉身上了他自己那輛青蓬馬車,也就沒有多話,讓轎子在前面先行,自己步行跟在蘇無的馬車一側,進城門時,亮了周府的腰牌,一行人順利進城。 馬車在乾淨整潔的寬敞大道上緩緩行駛,蘇無拉開了車子上的窗簾,在窗口和周福閒話。 他問:「現在入城都要檢查?」 「是啊,本地人出入需要檢查身份腰牌,外地人進城需要檢查路引。」周福輕聲說。「這也是沒辦法,雖然戰爭過去三年了,可去年京城裡又出了件不小的間諜案,皇上很生氣,所以這裡裡外外的就又嚴格起來。」 蘇無知道那件間諜案,據說是一個青樓裡的花娘,嬌媚動人,惹來了不少的達官貴人給她捧場,也被她竊取了不少的官場秘事,倒是沒鬧出什麼大事,但是因為她接觸到了一個內宮武將,而這個武將負責教養皇宮內的皇家子弟們,期間還牽扯到一個身份比較敏感的孩子,因此徹底惹怒了如今的大梁皇帝蕭景琰。 事涉皇家下一代,皇帝動了怒,也是理所應當。 蕭景琰畢竟才登基三年,皇位都不算坐穩,就已經有人不安分地開始為下一任皇帝的位置處心積慮了,蕭景琰就算心胸再寬廣也難免被惹毛了。 此案真正追究起來並算不複雜,借用青樓女子打探機密,是很多勢力都做過的事,蘇無之前也不能免俗地利用過。 想起青樓,就不免想起那個默默癡戀著他的女子,為了他,她甘心在紅塵中打滾,為了他,她三年間跋涉過許多危險之地。 可惜,他這疲憊之軀,以及更疲憊的靈魂,已經承受不起一個女子的深情,他只能用冰冷的距離婉拒她。 見他突然有些神遊,坐在蘇無身邊的少年伸手揪了揪他的袖子,他轉頭看了看少年,問:「怎麼了?」 少年似乎有點困惑,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別睡!」 在過去的三年裡,蘇無有一大半的時間在昏睡,另外一小半的時間神志不怎麼清醒,等他的神志完全恢復清醒,已經是近半年的事。 少年守了他三年,每天都在害怕他一睡不醒,就像那隻被埋入深土的大狼佛牙,再也見不到了,再也不能睜眼了。 少年不能想像蘇無再也不會和他說話,再也不用手撫摸他的腦袋的日子,少年覺得,如果真到那時候,他大概也是不想睜眼了吧,他要和蘇哥哥一起長眠。 蘇哥哥有很多名字,但是對少年來說,不管他怎麼換名字,蘇哥哥就是他的蘇哥哥,是誰也不能替代的存在。 蘇無用手摸了摸少年的腦袋,微笑道:「不睡,蘇哥哥以後會一直陪著我們飛流的。」 如果我的存在能讓一個人感到幸福和快樂,哪怕再痛苦,我也要掙扎著活下去。 飛流一直板著的俊臉第一次露出笑容,猶如春雪消融,天地增色。 隨著年齡的增長,少年出色的容貌越來越令人矚目,其俊逸程度甚至超過了最愛臭美的言家小侯爺,以及琅琊閣那位少閣主,但是他的心性並未有太大的改變,雖然見多識廣了,也明白一些世俗常理,但是在很多事上,他仍然純摯如童子。 他的世界很簡單:蘇哥哥、練武、玩耍、吃東西、睡覺。 第一是蘇哥哥。 最重要的只有蘇哥哥。 只要陪在蘇哥哥身邊,飛流就認為自己是天下最快樂的人。 但是因為蘇哥哥,飛流偶爾也有些煩惱,比如總是和他爭奪蘇哥哥關注的兩個傢伙:那隻已經高高在上,什麼人見了他都要下跪的大水牛;以及那隻總是在蘇哥哥面前蹦來竄去的蒙古大夫肥鴿主。 飛流像小時候那樣趴在蘇無的膝蓋上,苦惱地想:怎麼趕跑那兩個人,獨佔蘇哥哥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