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窩 ||

關於部落格
  • 608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刊】- 「0609」試閱

0. 您好,歡迎來到0609電話交友中心。 國語請按一。 台語請按二。 粵語請按三。 英語請按四。 日語請按五。 其他請按九。 * 這麼厲害,英語和日語都有? 偷打電話的高中小男生顯得有些興奮,本來想聽聽英語和日語的「電話交友」有什麼不同?但隨即想到自己不過是個高中生,平常上英語和日語課時也不怎麼認真,聽得懂的只有「YES」和「NO」以及「だめ」和「いく」,還是不要浪費錢好了。 那,選國語還是台語? 唔,這個「其他」又是什麼?實在很好奇哪……會不會是更火爆勁辣的內容?一開始就十八禁或直接二十一禁? 還沒聽到聲音就已經因為自己的性幻想而下半身硬梆梆的高中小男生,手指頭在電話鍵上的「一」、「二」和「九」之間來來回回,最後咬牙按下了「九」。 「謝謝您,請稍後。」 接著就是一段聲音有些刺耳的垃圾車音樂。 高中小男生的心跳開始怦怦加快。 大概等了半分鐘,音樂終於停了。 「謝謝您,下次再來唷。再見。」 「喂!等、等一下!」 電話掛斷了。 高中小男生傻眼地看著話筒,再看看少了一百塊的電話卡。 不到五分鐘就花掉兩百塊了耶! 這家電話交友中心也太黑了吧! 而且他什麼都還沒聽到啊! 原來那個「其他」根本就是掛電話的騙人選項嘛! 可惡,上一次當,學一次乖。 再也不選「九」了! 高中小男生忿忿再度撥起從報紙分類廣告上偷抄下來的電話號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電話再度撥通後,語音答錄還沒有講完,高中小男生便毫不猶豫地按下了「一」。 01. 您好,您選擇的是「國語頻道」。 正確請按「一」,重選請按「二」。 * 「嘿,帥哥。」 電話那頭傳來相當好聽的男中音,字正腔圓的國語,咬字清楚,彷彿廣播節目主持人,讓人一聽就捨不得放下話筒。 就此墮入付費電話恐怖的深淵。 「你、你好。」高中小男生從興奮變為緊張。 「你叫什麼名字?」好聽的男中音又問。 「我、我叫……」 打交友電話需要報出真名嗎? 「或是你朋友平常怎麼稱呼你的?」 電話裡的男中音突然帶著點軟綿綿的甜膩,涉世未深(?)的小男生一下子全身酥麻,臉上掛著傻呼呼又充滿期待的淫笑,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們都叫我阿仁。」 「那我可以叫你阿仁嗎?」 「可以可以沒問題你想怎麼叫都可以。」 「那,阿仁,你現在人在哪裡?」 「我在家附近的公共電話亭。」 「所以只有你一個人嗎?」 「是啊是啊。」 「你很興奮嗎?第一次電話交友?」 「是啊是啊。」 「你想交什麼樣的『朋友』呢?」 「朋友」那兩個字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有些色情的味道。 高中小男生倒吸了一口氣,驚覺自己的下半身剛剛似乎用力彈跳了幾下。 要命,這男人的聲音未也免太性感、太會挑逗了吧(明明就是你太嫩、太沒經驗……)!? 會打這種電話,想交什麼「朋友」豈不是不言而喻? 高中小男生的呼吸已經急喘起來,電話那頭的誘惑男中音早就察覺,語調更是特地壓低了些、緩慢了些,字裡行間濃濃都是挑逗訊息—— 「阿仁,你喜歡男生是不是?」 高中小男生拼命點頭,忘了對方根本看不見。 「你覺得我的聲音好聽嗎?」 「好聽好聽。」 「那你想聽我講什麼樣的話?」 「都可以你想講什麼都可以。」 「那,你有沒有做過奇怪的夢?」 「奇怪的夢?」 「夢裡只有你,和另外一個男人。你們兩人全身都光溜溜的沒穿衣服,那個男人的手在你身上撫摸,先從結實的胸部開始——」 小男生馬上低頭看著自己穿著一件黑色上衣的消瘦上半身,吞了口口水。 「然後再往下摸到你平坦的腹部,你的腹部有體毛嗎?有的男人在腹部下方體毛比較濃密喔,越往下越濃密,直到那個地方為止——」 小男生發直的眼神一路從自己的胸部往下望到兩腿之間,又吞了一口口水。 「然後那個男人把手放在你兩腿之間,你那裡已經硬得發疼了,對不對?」 小男生直點頭如搗蒜。 「阿仁,告訴我,你希望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又希望他怎麼對你呢?」 「我……哈啊……」 喘氣聲。 高中小男生腦袋裡的血液全一股腦往下衝,在這種時刻還要他去認真思考自己平日性幻想的對象到底是什麼模樣,實在有些不人道。 「阿仁,你喜歡花美男還是肌肉男?」 「我喜歡斯文一點的……哈啊……你長什麼樣子?」 「那你有沒有特別喜歡的男明星或是偶像?」 高中小男生腦袋已經一片混亂,他咬住下唇,勉強想了想,說了一個電視偶像劇常出現的俊美男主角名字。 「那個人我知道。阿仁,很多人說我的嘴唇很像他喔。」 「哈啊……真的嗎?」 說實話那個人嘴唇是圓是扁他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人長得還挺順眼,偶爾晚上打手槍時會小小幻想一下對象是他。 「是啊,你覺得那樣的嘴唇性感嗎?」 「性感性感超性感的!」 「你想被那樣的嘴唇親吻嗎?」 「想!」 「你想被那樣的嘴唇吻遍全身嗎?」 「想啊!」 喔喔喔天啊不要再講了! 他快受不了了啦! 為什麼光是聽聲音他就可以硬成這樣? 這個男人會不會太厲害了(其實根本是你太嫩……)? 「那,阿仁,你想被那樣的唇張口含住你那裡嗎?」 「哪、哪裡?」氣喘吁吁外加聲音低沈。 「就是你現在手裡正抓著的地方啊。」 呃……問題是他現在兩手都緊握著話筒耶。 好吧,為了配合情節,高中小男生連忙先左右張望一下,確定四下無人而且燈光昏暗,這才將一隻手伸入鬆垮的休閒短褲裡,握住自己火燙硬挺的器官。 天啊!它從沒這麼硬過! 簡直要硬到爆了! 「阿仁,你有口X(自主消音)過的經驗嗎?」 「沒有!」 「你想知道口X(自主消音)是什麼感覺嗎?」 「想想想!」 愛情動作片裡看多了男優們被口X服務的爽快銷魂表情,毫無經驗的高中小男生當然也想體驗一下是否爽度真有那麼高? 「那你先閉上眼睛。」 高中小男生趕忙照做。 「想像我正張開嘴,伸出舌頭,舌頭舔了舔上下嘴唇,看起來很溼潤、很柔軟。」 小男生發現自己的鼻腔一陣熱,好像快噴鼻血了。 「阿仁,我現在要張開嘴了,你那裡好硬、好大,我的舌頭先在你最敏感的地方舔了幾下,再慢慢舔過硬挺筆直的性器側面……你滑動一下你的手……感覺到了嗎?」 跨下的器官硬到極點之後早就從頂端開始分泌出透明的前列腺液,隨著高中小男生手掌上下套弄的動作抹遍了整根興奮到隨時要爆炸的性器,那感覺當然和真槍實彈的口交不完全一樣,但他只是個同志愛情動作片看很多卻毫無經驗的小處男,哪曉得分別箇中滋味有何不同? 「感覺到了……滑滑的……熱熱的……天啊我好硬……哈啊……」 「有多硬?」 「硬到快爆炸。」 硬到痛得想哭啊。 「阿仁,你在夢裡想怎麼做?你想上男人,還是被男人上?」 高中小男生的手速度越來越快,喘氣聲也越來越難以壓抑。 「不知道……都想試試看……嗯……天啊,你的聲音真的好好聽,你叫什麼名字?」 「你想叫我什麼都可以。你在夢裡遇見的男人,你都怎麼稱呼他?」 「沒、沒有稱呼,直接上了……啊……」 「阿仁,把你的手指放在最敏感的地方,想像那是我的舌頭。你希望我的舌頭舔哪裡?」 舔……還沒「舔」到他就投降了! 高中小男生微皺起眉,表情有些懊惱又有些放鬆,接著他便感到一股熟悉的濃稠液體從指縫間緩慢溢出。 才開始不到五分鐘他就繳械了。 「阿仁,你怎麼了?」 好聽的男中音又從話筒裡傳來。 「你不喜歡我舔你嗎?」 「不是……你太厲害了,我已經先射出來了。」 電話那頭明顯一愣,隨即傳來了爽朗笑聲。 「阿仁,你真可愛。那麼該說再見了?」 「等一下!我以後再打這個電話,還能找到你嗎?」 小男生總是容易對自己的「第一次」體驗對象依依不捨,況且他真的很喜歡這個男人的聲音。 他想以後自己要是真再做了「奇怪的夢」,夢裡的男人一定也是這個聲音。 但對方還沒來得及給他答覆,電話就掛斷了。 高中小男生愣愣地看著只剩下零元的電話卡,他的第一次(?)就這樣草草結束了,連對方的名字都沒問到(就算問到通常也是假的),有些悵然若失。 他掛上話筒,看看四下無人,快手快腳整理好褲子,這才走路姿勢有些奇怪地回家去了。 02. 三年後。 當年瞞著家人偷打同志情色電話的高中小男生,已經成為年輕有為(?)的大學生,過著天天掛宿網組團打電動的充實(……)生活。 而電話交友這種情色媒介管道也已經幾乎全部被網路視訊聊天取代,很少人再拿起電話撥打昂貴的付費「諮詢」電話,只要上網找幾個免費聊天室,發幾則曖昧訊息,很快就會有想援交的年輕女孩主動送上門來,用青春的肉體換取金錢。 要找年輕男孩援交也不是難事。 但也許是因為這種可以隨時面對面的方式太過直接,少了隱諱的曖昧與禁忌感,還是有些人仍「堅守」著「打電話聊天」的興趣,勉強讓情色電話這行業還能保留下來,沒有在網路時代被淘汰。 只是會打這種電話的男人,年齡層已經不斷往上升,他們多半是曾在「電話交友」中有過美好回憶(?),或是真的甚至和電話另外一端的「服務員」交起了「朋友」,「友誼」便一直維持到現在,不忘時時保持連絡。 但對「服務員」來說,業績逐年成等比往下滑,也是不爭的事實。 樣貌斯文、戴著眼鏡的男子,看著躺在桌面上許久沒反應的手機,心裡輕嘆了口氣。 最近真是「生意清淡」啊,要是再這樣下去,他只得找別的兼差工作了。 但實在很難找到電話「服務員」這種隨時可「上工」又不太會影響正職的兼差,而且薪水也不算少,業績好的話,月薪甚至能比他目前的正職還要高。 上課鐘聲響了。 男子再次檢查了一下手機,確定收訊良好,也沒有什麼故障之後,才將手機放進口袋裡,拿起桌上的講義,起身離開研究室往教室走去。 * 生活通識課。 這一堂是普通化學,能容納一百多人的大教室只來了不到一半的學生,其中四分之三都坐在教室後頭,睡覺的睡覺、打牌的打牌、打手機的打手機、化妝的化妝,總之幾乎都是人在心不在,巴不得兩小時趕快過去,好放他們自由。 大約在中間後方的位置,一名年輕的男學生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口水流了滿桌,甚至還從桌面上滴下,所以沒什麼人想坐在他旁邊。 男學生昨晚熬夜組團打了一整夜線上遊戲,早上瞇著眼睛出來買早餐時才想到今天似乎是這門通識課最後一次上課,一整個學期都沒現身也太說不過去,只好囫圇吞下早餐後帶著自從買來後就沒打開過封面的普通化學課本來到教室——補眠。 睡得迷迷糊糊時,他似乎聽見了前方的講台上有人在說話。 「……最後一次上課……教授請假……期中考報告發下去之後……」 唔,這聲音怎麼聽起來有些熟悉? 即使仍在睡夢中,男學生還是本能地豎起了耳朵注意聽這聲音在說些什麼……而且奇怪的是,明明因為熬夜已經疲憊不堪的身體,在聽到這聲音後似乎有些躁動,這種感覺好像是…… 「現在點名……」 台上那人開始點名,每次他念到一個名字,趴在桌上睡覺的男學生就覺得下半身一陣又一陣的騷動,停也停不下來。 彷彿他的身體對這個人的聲音很有反應。 等一下。 這個聲音會不會就是三年前讓他一直忘不了的—— 「駱書仁。」 喔喔這個好聽又帶點沙啞誘惑音質的男中音不就是一直讓他魂牽夢縈了三年卻苦苦一直找尋不到的—— 「有!我在這!」 原本趴在課桌上昏睡的男學生猛地直挺挺立正站起,不只他的人,連他的下半身也跟著立正站起了! 「哇!」 「喔!」 「唷!」 「呀!」 坐在男學生附近以及教室前頭的學生們紛紛轉頭,每個人在見到他跨下那直挺挺的一大包某物時,都發出了音調不一的訝異與讚嘆(?)聲響。 上課上到小弟弟立正站好也不容易哪,是夢到和女朋友在做愛做的事情嗎? 驚嘆聲過後緊接著就是同學們的竊竊私語,女生們臉上露出害羞的表情打量著男學生,男生們則默默以目測來比較彼我之間的「大小差異」。 過了好一會兒,台上的助教才從同樣的震驚中回過神來,與這位站起的男學生眼神交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