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窩 ||

關於部落格
  • 608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刊】- 「豹貓」試閱

0. 晴空萬里無雲,一艘豪華帆船遊艇快意駛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中,遊艇的甲板上站著不少穿著火辣比基尼的美女與醉翁之意明顯不在酒的男人,人人手裡拿著香檳,狀似優雅地攀談著,實則在心底獵豔,揣想著待會兒要挑哪個傢伙下手。 這一場酒肉饗宴是某家著名外商公司為了招攬新人員工而出的點子,公司租了這艘遊艇、又雇用許多前任啦啦隊隊員穿著比基尼在遊艇上展示曼妙身材,勾引那些才剛踏入社會的男人,使他們誤以為自己是萬人迷,受到如此多的美女青睞。 負責這場饗宴的,是一個相貌英俊、身材高大的東方面孔男人。 男人有著柔軟的黑色頭髮,不像一般男人將頭髮剪得很短,或是刻意在頭髮上大弄造型,而只是自然地任由柔順的頭髮垂落,乍看之下頗有一種文弱的書卷氣息。但只要見過男人眼裡偶爾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算計目光,便會知道這個人不是好惹的角色。 男人的身材高大,接近一百九十公分,在以外國人居多的外商公司裡,也相當引人注目,即使他並不想太高調,但這副高大結實又保養有方的身材還是常讓他成為眾人目光中的焦點。 尤其是在這艘遊艇上,剛招攬的新人多半是本地人,身材明顯比他矮小許多,讓他只好找個角落先躲著,免得鶴立雞群,奪去太多注意力。 畢竟,今天的主角不是他,而是那些傻愣愣自以為是超級情聖的菜鳥男員工們。 況且,他的心情其實也不太符合那樣的熱鬧喧譁。 他剛剛才結束一段感情,和年紀相差十歲的戀人分手了。 本來他圖的也不過是新鮮肉體和刺激,但沒想到這兩年還真的放了些感情下去,開始認真思考兩個人是不是能一起共度一輩子。只可惜年輕的戀人年輕氣盛,幾次吵架鬧彆扭都以分手要脅,向他予取予求。 到了最後,他終於麻木,領悟到自己沒那麼多時間與力氣和年輕的戀人瞎耗下去,既然「個性不合」,那就分手也無妨。 只可惜,他們的身體上倒是蠻合的,這也是他至今唯一會想念對方的理由。 算算也要一個多月了,沒有床伴一起在晚上「運動」的日子還真有點寂寥哪……男人轉頭望了前方的甲板一眼,他的眼光不是放在那些比基尼辣妹上,而是注意著那些只穿著泳褲的年輕男員工。 然後猛搖頭。 這些男孩子一輩子都沒曬過太陽嗎? 瞧瞧那些小腿,慘白得和紙一樣,而且毫無肌肉可言,鬆垮垮的肥肉實在有礙觀瞻。 他現在不得不佩服那些辣妹的「演技」了,要是他,絕對沒辦法假裝對這些臃腫的白斬雞主動投懷送抱,還要假裝一臉意亂情迷。 唉,兩相比較之下,他更加懷念起上個月才剛分手的年輕戀人了……那個已經在遙遠國家比賽的體操選手,青年那緊實的腰身、平坦的腹部與富有彈性又不誇張的胸肌,全身柔軟力極佳,不管什麼樣的「姿勢」都難不倒,又愛叫又愛咬人,在床上實在是…… 唉。 男人又是一口長長的氣嘆了出來。 然後抹抹臉。 都到了這個年紀,居然還像小夥子,那麼容易慾求不滿。 但這實在也不能怪他,實在是剛分手的年輕戀人是他遇過「床事」最合的對象(搞不好一輩子都不會遇到更好的了)。 就在男人認真思考著要不要因為「床事太契合」這個理由重新把年輕戀人追回來的時候,一聲女人的尖叫引起了他的注意—— 「戴副總,小心!」 這是他在臉上劇痛襲來、接著眼前一黑昏迷過去之前,所記得的最後一件事。 1. 不過就在五分鐘前。 一名冒失的菜鳥員工,不知怎麼扯動了船桅,風帆突然失去了控制,直往甲板掃去,甲板上的人紛紛閃避,但人高馬大的戴舒治即使低下了頭,額角仍被風帆角猛力撞上,他一陣頭暈眼花,恰巧這時一個波浪襲來,船身顛動了一下,他站立不穩就這麼從甲板摔落海中。 堂堂公司的副總突然落海,遊艇上的人們大驚失色,女孩子尖叫了起來,那些方才玩鬧得正高興的菜鳥男員工也白了臉。 怎麼辦?要不要跳下去救人? 但問題是他們根本都不太會游泳啊! 眼見一個浪頭過來,副總的身影又飄得更遠了,而且載沈載浮,似乎隨時都會沈入海裡,命在旦夕…… 就在這個時候,船尾上一個在豔陽下閃耀著金色光芒的身影一閃,接著眾人就見到一個有著小麥色肌膚的年輕人跳入海中,奮力朝戴舒治的方向游了過去。 「那人是誰?」船上有人這麼問。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才有人說:「他好像是公司特地請來的救生員。」 「副總沈下去了!」 不知道是誰這麼一喊,船上人的所有目光又往海裡的方向看去,果然已經見不到戴舒治的身影,而剛剛跳下海的救生員還在賣力往男人溺水的方向游去。 就在眾人心急如焚之際,只見那名救生員游到了男人沈下去的地點附近,深呼吸一口氣後,也跟著沈入海水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原本喧鬧的遊艇現在靜得只聽得見海浪微微波濤起伏的聲音,有人甚至屏住了呼吸,緊握著雙手,期盼奇蹟能趕快出現。 終於,救生員沒有讓他們失望。 有著一頭金髮的年輕人突然拖著男人的上半身破水而出,遊艇上的眾人忍不住大聲發出歡呼。 這時才有人想起要找出救生圈,手忙腳亂地往海裡的那兩人扔了過去。 救生員的身材明顯比戴舒治小了整整一號,在水裡拖著他的身體前進,顯得有些吃力。好不容易上了遊艇,救生員已經累得氣喘吁吁。 這時一個比基尼辣妹又喊了出來:「呀!戴副總沒了呼吸!」 她這一喊,其他幾名比基尼辣妹紛紛自告奮勇要為男人做人工呼吸,她們每個人腦袋裡打的都是同一個主意:只要能成功救醒這個男人,得到他的青睞,以後榮華富貴可就享不盡了!就算沒辦法奪得這個男人的心,扛著「戴副總的救命恩人」這塊招牌,也能為自己增加不少知名度,何樂而不為? 但她們還沒開始採取行動,就被一頭金髮的救生員推到了一旁。 開玩笑,現在人命關天,誰知道這些只會尖叫的女人到底懂不懂得急救?反正都下海救人了,也不差再做個人工呼吸,畢竟這是救生員的職責,只希望這位副總先生剛剛沒吃什麼太奇怪的食物…… 金髮的救生員動作十分熟練地為高大的男人做起急救,不斷做心臟按摩與人工呼吸,過了幾分鐘,原本意識不清的男人突然劇烈咳嗽起來,吐出了許多海水。 呼,總算是救回了一條命。 救生員鬆了口氣,坐倒在甲板上,視線剛好與才醒過來的男人對上。 「你……」戴舒治看著眼前身材健美、擁有小麥色健康肌膚的年輕人,即使明明自己身子很虛弱,還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這年輕人的身材真好,而且只穿著一條性感的豹紋泳褲……男人的目光毫不掩飾地打量著年輕人,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身處何地。 「戴副總?」 還是有個菜鳥員工怯生生地喊了一聲,才把戴舒治喚回神。 「戴副總?您沒事吧?」旁邊幾個比基尼女郎也紛紛湊上來表示關心。 戴舒治突然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想要立起身子卻全身乏力,腿也軟了,幾乎站不起來。真是丟臉哪……他怎麼在眾人面前露出這副虛弱模樣,實在有損他平日的形象啊…… 「戴副總,您真的沒事吧?要不要先到船艙去休息?剛剛已經請船長回港口了,很快就可以到岸了,到時可以馬上送您去醫院檢查。」某位戴著眼鏡的菜鳥員工必恭必敬地說。 戴舒治看了他一眼,問:「你叫什麼名字?」 戴著眼鏡的菜鳥員工大喜,連忙說:「我叫盧柏恩。」 戴舒治點點頭,卻壓跟沒把這名字放在心上。 剛撿回一命的男人此時顯然注意力焦點不在這位誤以為日後將得到副總重用的菜鳥員工身上,而是—— 「等等!救生員先生,請你等一下!」 已經離開甲板的金髮年輕人聞言轉過身,染成金色的頭髮在燦爛陽光下閃閃發亮,戴舒治這時才發現年輕人柔韌的腰後,也就是那條緊得不得再緊的豹紋小泳褲上方,有著一條黑色的刺青圖騰。 「副總先生,請問您有什麼事嗎?」年輕的救生員隨手抹了抹溼漉漉的金色頭髮,露出一口潔白燦爛的牙齒笑著。 戴舒治後來回憶起那一幕的失態,只能歸咎於也許是死裡逃生之後的突然恍惚,或是感覺到人生苦短,應該要好好把握,所以才會在眾人的眼前就提出了那樣非分的要求—— 「請你和我交往好嗎?」 * 原本好好的一場員工迎新派對,變成了溺水意外。 這還是其次,起碼這還在一般大眾的常理接受範圍內,畢竟海上活動常常會有意外發生嘛。 但趁亂對救生員告白是怎麼回事? 明明就是公司的公關部副總經理,理應知道輕重緩急,怎麼腦袋一泡了海水就完全變了樣?眼巴巴地盯著年輕男孩的身體不放,還提出了那樣非分的要求…… 「戴舒治!你是哪根筋被海水泡壞了嗎?」公關部老大程樂群將報紙「啪」的一聲扔到桌面上。 面對老大的怒氣,戴舒治知道不管現在自己說什麼都會被打回票,不如乖乖等老大罵完再說。 「我們是公關部,公關部就是公司的門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老外對公司的形象有多在意,居然還搞出這種新聞?我不是要管你愛男人還是去愛女人,你愛人妖我也不管,但請你在私底下搞,不要弄到人盡皆知!那些菜鳥員工現在搞不好都在想,這家公司裡的管理階層人物全都是只愛男人的同志!」 戴舒治拼命忍住想舉手發問的衝動。 三個月前才從加州直接空降過來的副總裁不就是已經半公開出櫃的同志嗎? 不過看著明顯正在氣頭上的老大,他還是硬生生把這個問題吞了回去。 而且他也根本不會看上那些渾身鬆軟的菜鳥員工,真不知道程樂群這傢伙到底在緊張什麼? 好不容易等到程老大叨叨絮絮念完整整一個小時,稍作休息,拿起茶杯喝口茶潤潤喉之際,戴舒治才逮到了機會替自己辯駁:「老大,我承認那時候的確喝了太多海水,神智有點不清楚,才會意亂情迷之下——」 「意亂情迷?戴舒治,你都幾歲了,還學年輕人沒事動不動就『意亂情迷』?你這些年是白活了嗎?」 戴舒治繼續忍耐程老大轟炸半個小時,這才又逮著一點時間為自己解釋:「老大,我相信當時在場的各位,應該不會有人當真,就當作是玩笑吧!」 「玩笑?可是記者可不認為這是玩笑!你要不要看看今天財經版面的新聞?」程老大手指用力戳著桌面上的報紙。 戴舒治微微歪過頭去望望,不過就是財經新聞版面下的小小花邊新聞罷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頭條,而且這種關於性向的新聞,在這種年代應該也早就見怪不怪了吧? 只是畢竟牽扯到公司的面門,實在不太妥當就是了。 戴舒治自己當然也有些懊悔,他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會對一個一面之緣的陌生人提出這種要求,而且還是在大廳廣眾之下? 大概是最近禁慾禁過頭了,他真的得找機會好好發洩一下,免得道貌岸然的外表一下子就破功。 性愛這種事情,對男人這種生物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啊。 「我看你怎麼和上頭解釋!」程樂群最後扔下這句話。 * 沒想到,公司上頭對這則新聞的反應,出乎意料地輕描淡寫。 後來戴舒治才知道,這件事情是被那位空降的副總裁給壓了下來,沒有做出任何懲處。 上頭只扔下了一句話:這是一個以工作表現衡量員工價值的公司,除非員工的私德嚴重違反公司名譽,不然公司高層不會去干涉員工私底下的「交友行為」。 戴舒治鬆了口氣,然後苦笑。 這下他可欠那位副總裁一份人情了。 迎新派對上的出糗事件算是順利解決之後,戴舒治忍不住又心猿意馬起來,不曉得那天那位年輕的救生員現在怎麼樣了? 他們……還會有機會再見面嗎? * 「噗」的一聲。 留著平頭、曬得一身黝黑、穿著鮮豔紅色短褲的救生員隊長,聽見發生在喬尹身上的「豔遇」後,把剛喝進嘴裡的可樂全數噴了出來。 「你是說,那家外商公司的公關部副經理,被你救上來之後,要求和你交往?」隊長將剛剛聽到的八卦複述一次,不忘抹去嘴角旁殘餘的可樂。 已經值完班,正要和朋友去海邊衝浪的喬尹聳聳肩,說:「那人大概是喝了太多海水,腦袋不清楚了吧?」 反正,他也根本沒有把那個男人的「告白」放在心上。 「好險不是我上那艘船。」隊長拍拍胸口。 之前一聽到那艘豪華遊艇上會有不少比基尼辣妹,隊長馬上自告奮勇願意上船,隨時準備英雄救美,只可惜協會臨時派了二十來個菜鳥救生員要海泳訓練,他身為隊長,一定得出席帶隊,只好含淚把這大好機會讓給喬尹這傢伙,沒想到還真讓那小子遇到了「豔遇」,只是這種「豔遇」……不要也罷。 染著一頭金髮的年輕人已經帥氣地扛起衝浪板,離開了更衣室,隊長看著年輕人遠去的背影,沒好氣地喊了聲:「喂!救生員就該有救生員的樣子!要穿紅色小短褲!不要再一天到晚穿著那條豹紋小內褲到處晃了,這樣誰知道你是救生員嗎?」 「那才不是內褲!是競賽級泳褲耶!」更衣室外頭傳來抗議聲。 「什麼競賽級泳褲……包得那麼緊,光看就覺得痛(?),真不知道你那傢伙是怎麼忍耐的……」隊長咕噥著。 * 夏天的腳步才剛離去沒多久,依舊秋高氣爽,碧藍的天空點綴著如同棉花糖般的塊狀雲朵,陽光燦爛地照在人的身上卻不會感覺到灼熱,是這個島國上難得舒適的氣候。 難得的週末假日,戴舒治因為還要加班,在公司忙到了下午,見到外頭秋高氣爽的好天氣,油然生出一股想去戶外走走的慾望。 來到公司的地下停車場,正要打開黑色賓士轎車的門,他突然猶豫了一下。 然後他轉過身,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難得天氣這麼好,陽光看起來又似乎不會太毒辣,當然要把他的「寶貝」開出來兜兜風囉。 停在地下停車場另外一頭的,是輛銀色奧迪敞篷跑車,這是他用去年的年終獎金買的新車,開上路才沒幾次,原本是想戴著年輕的前任戀人去山上海邊看星星順便調調情的,誰知道……唉,這個世界總是計畫跟不上變化。 跑車的引擎聲在封閉的停車場裡悅耳地響起,戴舒治閉上眼,享受這屬於男人驕傲的一刻,然後踩下了油門。 * 既然是開著敞篷跑車,當然要去海邊。 儘管前陣子的溺水意外讓男人對海邊有些恐懼,但只是開車經過濱海道路,應該不至於會出事吧? 要是地震來個海嘯他也認了,都到了那種地步,在哪裡都逃不過。 主意打定,踩下油門,響著悅耳引擎聲的銀色跑車一路狂飆過市區街道馬路,很快就來到空曠的濱海道路。 濱海道路又寬又直,車子也少,戴著墨鏡的男人十分愜意地只用一隻手開車,另外一隻手則慵懶地掛在車門上,一路上吸引不少男女的注目。 戴舒治喜歡這種感覺。 被人注目、被人重視。 只是再怎麼被人注目、重視,也無法讓他忽略自己剛被年輕情人甩掉的事實與情傷。 好吧,他終究還是會感到難過的,只是在人前盡量裝得不在意,畢竟已經是社會人士了,一天到晚為感情傷神而影響工作,也實在太幼稚。 只是在像這樣難得獨處的時候,他也會感到孤獨。 還好,只是孤獨,還不是寂寞。 要是真到了寂寞不堪的地步,他大概已經把跑車掉頭,直接開往城裡那家頗受歡迎的同志酒吧,大搞一夜情。 可是再繼續這樣單身下去,他實在很怕自己會把持不住啊……然後就會做出像上次在遊艇迎新派對上發生的蠢事…… 嗯? 視力極佳的戴舒治,在經過一處平坦的海灘附近時,忽然發現一個熟悉的影子。 或者應該說,熟悉的顏色。 戴舒治的腳猛然踩下煞車。 陽光下閃耀著的那一頭金髮,讓他覺得似曾相識,在他還沒想起是在什麼樣的場合遇見過這樣一頭金髮的男孩時,心臟已經猛烈加快跳動了起來。 金色的頭髮……結實的小麥色身軀……戴舒治拼命瞇細了眼,想看清楚那在海邊衝浪的年輕人身上穿著是什麼樣式的泳褲……賓果!是豹紋緊身泳褲! 真的會是那天救了他一命的救生員嗎? 在他還沒來得及思考之前,他的手腳便彷彿有了自己的意志,腳踩油門、手轉動方向盤,將車子駛往通往海灘的最近道路。 * 「浪來了!」 「快點快點!」 「哈哈!好痛快!」 「喬尹你怎麼可以偷跑!」 「啊!」 「哈哈,笨蛋,你『滅頂』了。」 年輕人充滿朝氣的喊叫聲迴盪在沙灘上,戴舒治倚在敞篷跑車旁,看著這些穿著泳裝的年輕人帶著衝浪板,在大太陽底下不斷奔進海浪裡,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與熱情。 這讓他想起不久前才分手的年輕戀人。 和年輕的戀人在一起,總讓他覺得自己彷彿也年輕了起來,儘管在一起的時候,吵鬧鬥嘴都少不了,而且吵鬧的理由與鬥嘴的內容都幼稚到極點,但那不也是年輕才會有的特權嗎? 什麼都不懂,所以什麼都不怕,義無反顧地只想要得到對自己最有利的東西,即使這樣會傷害別人也不在乎。 等到嘗過痛苦、懂過歷練之後,才會發現自己曾經給別人帶來那麼多傷害,卻已經為時已晚。 「為時已晚啊……」站在陽光下的男人,伸手撫了撫被海風吹亂的頭髮,若有所思地喃喃。 想起前任年輕戀人的同時,男人心裡默默起了一股罪惡感。 其實自己也不是不知道那孩子年輕氣盛,很多事情看不清楚,有必要和他計較嗎? 但是……自己這樣寵著他、讓他以為所有的人都該對他好,這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吧? 戴舒治眼裡看著衝浪年輕人的年輕胴體,心裡有些小小的掙扎,然後失笑。 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明明都分手了,也都快一個月沒有聯繫了,搞不好對方都已經有了新對象,自己還在這兒矜持什麼? 大好機會就擺在眼前,若他不好好把握他就不是男人了! 戴舒治搖搖頭,把前任戀人的一切用力甩開,決心不再回顧。 是該往前看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